月度归档:2012 年五月

台州,暂别

一个繁华的乡村,超出了一个小小的县城,南北的差距不止百年了,感觉无从说起!

来时,桃树还是光秃秃的枝丫,离开时候,桃子已经有拳头大了;邻家的小狗从小胖墩长大成难看的小土狗;而雨,这个南方的情人,会时时和我们幽会,白天或者夜晚,我已经习惯了!

继续阅读

越来越没有方向,感觉力不从心,时间太少,工作进展太慢,各种错误接连出现。我不想猜测,不想思考了,累…………

或许会好起来吧,只是我不知道了。

每一片市场都有先来者

今天无聊中随便点开了几个网页,发现了很多之前没有关注的新事物。有一家天堂网站,是专门为逝去的人提供服务,各种虚拟的烧香,烧纸,建立网络墓园,留下音容笑貌。一套非常完整的运营体系,应该可以在今后有长足的发展,成为网络殡葬业的巨头,独领风骚! 继续阅读

非如此不可?非如此不可

三十五年前,十二月三日,零时过后不久,顾准在风雪夜去世。写这篇文章,了解他,纪念他,感谢他。

1952年,37岁的顾准被撤去上海市财政局长职务。

关于这次撤职,没有档案材料,只有一份当年2月29日新华社电讯稿的几句话“顾准一贯存在严重的个人英雄主义,自以为是,目无组织……屡经教育,毫无改进,决定予以撤职处分”
继续阅读

最好的策划是用心做点事情-为你的客户或者用户

很多时候,我们都会陷入学术和经验中做策划,把一场本该成功的活动加入了太多的陈旧的经验和粗浅的技巧,让活动变得死板,内容毫无生气,我们也被动的活动。好像是一场不情愿的交际,大家都不想去,大家都必须去,喝酒,捧场,散场,骂娘。这样下去,很多活动会被作死,毫无生气,也无法带动任何人的情感去认真参与。 继续阅读

感谢岁月,给我成长的机会

在写了给搜索引擎一点时间后,我真的没有时间了。每天的工作似乎安排的满满的,没有时间去计划,甚至没有时间去思考,每天被动的做很多工作,还有很多工作需要我去做。不是我做不好,而是时间对我太奢侈,我都不看视频,不听音乐,从起床8点到晚上12点,中途除去吃饭,几乎没有其他事情耽误,不知道怎么时间对于我还是很奢侈。 继续阅读